【星海 | P2P监管新规解读】



  • 8月24日,银监会、公安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P2P行业的监管细则终于尘埃落定。我受主编之邀,来解读一下这份规定。由于网上一些基本的解读已经不少,在此不再赘述。附上几条解读的新闻链接,而我主要从深层次来谈谈这个监管新规。
    办法原文链接: http://www.wdzj.com/news/zhengce/32920.html
    《P2P网贷监管细则全解读》 http://www.wdzj.com/news/hangye/32923.html

    一、《办法》出台的背景

    中国的P2P行业起步于2007年,在经历几年的探索阶段后,于2013年开始迎来大爆发。截至2015年底,实际运营的平台保守估计有5000家,成交金额破万亿。

    P2P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主要代表,在快速发展之中,存在许多问题。最主要的表现在自融、擅自设立资金池等违规行为,甚至有个别平台成立的初衷并非合法经营,而是以骗钱跑路为根本出发点。2015年底,E租宝、大大集团、中晋资产等诈骗平台集中爆发,使P2P在高速发展阶段隐藏的问题突然浮出水面。

    监管部门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看清整个P2P行业的基本情况,不知道实际有多少平台在运营,每个平台开展的业务是否合规,甚至无法在出事前鉴别出一个平台是否属于诈骗平台。
    为了规范P2P行业,银监会于2015年12月底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开始向各界征求意见。不过由于《征求意见稿》出台后,P2P跑路行为仍然层出不穷,因此监管部门不得不先开展行业情况摸底,直至今日才出台正式的暂行《办法》。

    二、《办法》要求的备案管理难以有效落地

    《办法》里提到的备案一共三项:ICP备案及电信增值业务许可(ICP证)、公安网络安全备案、金融办备案。目前来看,ICP备案及公安网络安全备案可以正常操作,金融办备案由于《办法》刚刚出台,尚无操作细则出台,但应该可以正常推进;难点在于ICP证。

    现在的问题是,地方电信主管部门并不给P2P平台发放ICP证书,目前已经获得ICP证书的个别P2P平台是在前期取得的,并不具备普适性。以ICP证来判断P2P平台的合规性并不恰当。如果后续监管部门真要强行推行ICP证书,那应该四部委先进行跨部门政策协调,保证ICP证能够以正常形式申请获得,否则即便1年过渡期通过,也根本无法执行。毕竟网贷行业存量规模已经快万亿,难不成一下子让99%的平台都关门?这是不合情理的,操作起来也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三、《办法》的监管理念“看起来很美”

    虽然《办法》是四部委联合发文,但考虑到P2P仍然是一个金融行业,主要监管责任仍然在银监会,而在实际监管措施的落实方面,主要依托各级政府的金融办。在这里给大家普及一下基本常识,我们常说的金融监管机构“一行三会”,在具体的监管措施落地方面,基本上都要通过金融办来执行。虽然“一行三会”也有自己的分支机构,但下沉程度不够,远不及金融办深入基层。金融办实际承担了大量的基层金融监管任务。

    据本人向某直辖市金融办同仁求证,他们认为《办法》执行起来操作性较差。据他所说,以他所在某区为例,具有P2P行业资质的投资类公司就有五六千家,如果是金融业比较集中的核心区,可能会在数万家之巨。这只是一个直辖市而已,全国的P2P行业企业真是数之不尽。

    因此,《办法》的许多监管规定和理论,比如防止自融、不准线下营销之类要求,他们并无太好的监管手段。只要企业不出事,他们根本无法得知企业实际经营情况。另外,金融办还承担大量其它金融业监管职责,不可能把精力全部放在P2P领域,因此能管住非法集资,就算是不错的成功了。至于合规上的考虑,短期内无法兼顾。

    所以说,这个监管办法,虽然在监管理念上已经慢慢追赶上当前P2P行业的发展趋势,但仍然面临有法可依,却无人监管的窘境。另外,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监管办法永远落后于行业创新的速度,今天监管办法出台,明天行业就会产生出无数的变通办法。只能说这个《办法》出台得晚了几年,若能在行业刚刚起步时问世,尚可在P2P平台数量可控的情况下,有效实施。

    四、《办法》限制借款上限的目的

    这次《办法》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自然人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

    这个规定让许多平台惊出一身冷汗,其实这是业内争论已久的大单模式与小单模式的终极PK在办法中的体现。所谓大单模式,是指借款人在平台上的单笔借款达数百万、上千万,主要代表平台有红岭创投;而小单模式是指单个借款人的借款额度较小,通过在几十万元之内。

    说实话,虽然业内尚有争论,但实际上大单模式根本就是错误的发展方向,我在之前周报也讲过红岭创投模式的问题。今天我和井大两个人对此问题有过一个探讨,总结出来回复大家:

    【井底望天】:
    P2P如果做大标,就违反本意了。当然多大算大,是可以讨论的。
    【星海】:
    大单模型,我以前就说过不靠谱嘛。很多时候,不用监管来敲打,自己就应该想明白这个不是P2P的特长。其实是战略眼光的问题,估计红岭创投这下懵逼了。
    【井底望天】:
    1. 中国目前情况,是个人和家庭杠杆小,有加大的空间;但是企业的杠杆过大。
    2. 企业融资目前政策的导向,是直接融,股票债券之类。
    3. 个人通过P2P,很怕的就是成为自融或者给企业融的工具了。而很多骗局,或者有问题的平台,都是P2B。其实B这块,还是要靠资本市场,再加上银行贷款解决的,中小企要依赖于社区银行。所以要做好,是两种情况,P2P和B2P。
    【星海】:
    我们现在看,B2P是一个比较好的切入,也是之前井金看准的方向。
    【井底望天】:
    B2P显然就是通过理财产品过来,其实也是P2B2B2P,呵呵。

    其实我给大家说得更细一点,P2P想成功,就一点,要错位经营。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经常会听到这样一句话,搭建多层次融资体系——其实这话不是白说的,因为实际上,金融体系是要分层的。

    在中国,如果是间接融资,银行是第一层,信托公司以及证券公司、基金子公司的资产管理通道业务是第二层;如果是直接融资,股票市场、债券市场是第一层,P2P顶多算是这个领域的第二层。红岭创投的模式,主要是募集资金为房地产开发项目贷款,单笔金额动辄数千万,过亿也并不少见——可以看到,他实际是作为一个直接融资的P2P平台,却做了间接融资银行、信托的事情,目标客户是与银行、信托重叠的。

    大家要知道,你就是全中国NO.1的P2P,融资成本恐怕也要比一般的银行高不少。对于这种大型的融资项目,由于融资金额多,银行放贷的投入产出比也高,因此是非常契合银行的企业融资部门操作的。一般而言,P2P的借款利率远高于银行,为何企业不去银行借款而去P2P借款?答案就是银行拒绝放贷。

    可以想象一下,对于此类项目,P2P做的一定是银行、信托淘汰的项目,风险是极高的。P2P平台在这种项目并没有发挥什么专长,依靠的无非就是一个胆大而已。而如果项目真的发生不良,P2P的博弈能力又岂能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比拟?

    P2P要想发展,就要做一些银行不愿意做的脏活累活。比如大量的线下资产端门店,银行自己开不了,但是P2P可以做,然后甚至可以引入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支持P2P的小额分散资产。一边是资本端厉害,一边是资产端厉害。美国的Lending Club资金端,也是靠高盛这些机构资产支持的。


登录后回复
 

与 远景空间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