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 摩根帝国风云录之四】



  • 终于成为华尔街银行家的J.P摩根,又把目光瞄准了铁路投机事业。因为这时各地铁路纷纷营建,已成为美国的热门行业。在南北战争以前,J.P摩根投机咖啡初尝甜头,在战争中又进行破枪支买卖,后来又搞黄金投机,这些活动使他获得了丰富的投机致富经验,在华尔街高手云集的投机者中间,他是注定要战胜所有对手的。

    1869年,J.P摩根插手闻名的萨斯科哈那铁路之争。

    萨斯科哈那铁路它起于纽约州首府奥尔巴尼,到宾夕法尼亚州北部的宾汉顿,是联结美国东部工业城市与煤炭基地的大动脉,宾汉顿城有许多铁路通往各煤炭产地,是著名的煤炭集散地。虽然只有227公里长,但它具有极为优越的地理位置,这条铁路南接伊利铁路,西达美国中部重镇芝加哥,匹兹堡的钢铁和产油河的石油都可经此运抵纽约。所以在实业家眼里,萨斯科哈那地方铁路简直就是条运钱的路。

    alt text

    图中黑色箭头所指为萨斯科哈那铁路所在位置

    1869年8月,围绕着这条铁路的所有权问题,华尔街的投机家们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夺战。争夺是由在投机业上独霸华尔街的年轻投机者乔伊•顾尔德发动的。为了夺取萨斯科哈那铁路,他联合了年轻力壮的吉姆•费斯克一起行动。他们聪明地利用华盛顿的金融紧缩政策,在渥多维剧场印刷虚有的公司交换债券,使铁路半数左右的股份落入自己手中,同时行贿司法人员,在萨斯科哈那铁路股东大会召开前,查封了萨斯科哈那总公司。纽约州法院同时下令,免去萨斯科哈那铁路总裁拉姆杰的职务。随后,顾尔德很快延长他所有的伊利铁路到宾加姆顿准备宣布拥有萨斯科哈那铁路的所有权。当他满载武装人员的列车驶入萨斯科哈那铁路时,却被拉姆杰率领全副武装的公司职工们堵住,双方发生了激烈冲突,死伤惨重,成为轰动全美的一大惨案,政府只有出动军队予以平息。

    拉姆杰决心雪此奇耻大辱。他经人介绍,求助于已成为华尔街年轻金融投资家的J.P摩根。J.P摩根经再三考虑后答应给他帮助。办法是与顾尔德上法庭,J.P摩根要求拉姆杰雇用他的岳父崔西律师及其助手韩特律师,拉姆杰满口应承,并许诺事成之后专门发行3000股新股,使摩根、达布尼、崔西和韩特均列为股东。

    法庭斗争很快有效,法院为拉姆杰复了职。接着他们准备迎接股东大会的斗争。崔西预料在大会上顾尔德和费斯克很可能以武力相威胁,J.P摩根觉得岳父的想法是正确的,就与拉姆杰等人进行了周密的协商与布置。

    股东大会那天一大早,J.P摩根、拉姆杰、崔西、韩特4人就赶到会场,却见费斯克早带着许多全副武装的侍卫来了。看着他们如此紧张,J.P摩根觉得滑稽。就在这时会场大厅入口传来一声断喝: “费斯克,不要动!”随即四周冒出许多身着灰制服的奥尔巴尼郡警察,费斯克呆住了。在局长的指挥下,费斯克被逮捕。当然,没有出示逮捕证,没有公布他的罪行,遭受恐吓的费斯克也忘记要求他们这样做,就糊里糊涂地被押上马车带走了。由于弗斯克的被捕,顾尔德破坏大会的计划泡了汤,股东大会顺利举行。会上拉姆杰继续担任总裁职务,摩根则被选为萨斯科哈那铁路的副总裁。步出会议大厅J.P摩根情不自禁大笑。人们后来才知道,逮捕费斯克那戏剧性的一幕,完全是摩根一手策划导演的,那些所谓“警察”、“警察局长”自然也是雇来的。

    股东大会后J.P摩根实际上取代拉姆杰,掌握了萨斯科哈那铁路的实权。J.P摩根的知名度迅速提高,无人否认他第一次涉足铁路投机业所获得的巨大成功,并且有人把他喻为华尔街极有手腕、谋略和发展前途的新军。铁路业在当年属于高新技术产业,公司数量众多,常常一个州就有几家,但规模普遍过小;缺少总体规划,重复建设现象十分严重;尚未形成统一的标准,各公司铺设的铁轨宽度各不相同,轨间距更是千奇百怪。

    J.P摩根看到了机遇,决心对铁路行业进行整合。他说服了铁路巨头搁置恶性竞争、化解纠纷,又乘美国经济萧条、全美铁路系统因恶性竞争而陷于瘫痪,大量倒闭的时机, 不断地吞并其它竞争对手,对几大铁路运营商进行重新规划。J.P摩根的策略取得了成功,到了1890年,他以纽约的中央铁路为基础,坐上了铁路大联盟的第一把交椅。到1900年,在J.P直接间接控制之下的铁路长达10.8万公里,差不多占当时全美铁路的三分之二。当时美国铁路呈三足鼎立之势,而J.P摩根兵强马壮,势力遥遥领先于另外两家之上。

    J.P摩根为什么会成功?以下有几点经验值得借鉴。

    首先,摩根十分注重和政府保持密切的关系,并努力去影响政策制定。摩根与诸多政府要员过往甚密,为他的产业整合战略铺平了道路。
    其次,摩根擅长于调集和利用各方面资金,其实他的自有资金并不多,但他能调度掌控的资金往往高达几十倍甚至成百倍,这种能耐非一般人所为。1913年去世时,摩根的遗产不过8000万美元。据传洛克菲勒在看到这则消息时曾感慨地说,“摩根实在算不上是一个有钱人”,其时洛克菲勒的个人资产已超过了10亿美元。不过洛克菲勒不得不承认,摩根调集资金的能力是自己所不能企及的。
    第三,摩根勇于制度创新。为实现对破产铁路企业的控制,摩根出面组建了一个专门对债权人负责的信托委员会,委员会由4至5人组成,实际的控制权则在摩根一人。委员会下设一个委托公司,即“托拉斯”来处理日常事务。通过这一安排,摩根不但迅速实现了对大量铁路企业的控制,又不致引起非议。这项一举两得的创新,广为后人所沿用。


登录后回复
 

与 远景空间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