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 摩根帝国风云录之二】



  • alt text

    本期我们来说说朱尼厄斯•摩根(J.S摩根)。

    摩根家族在美国的第一代人是迈尔斯,他从威尔士迁移到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市的那年,正是“五月花”号在普利茅斯登陆16年之后。迈尔斯靠经营农场和与印第安人打仗而发财致富,为摩根家族几代人积累了大片土地。在美国革命时期,他的后代约瑟夫•摩根曾和华盛顿将军的军队对抗。1871年,约瑟夫卖掉了在马萨诸塞州西斯普林菲尔德的农场,搬到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市,后来那里成了摩根家族的故乡。

    1836年,约瑟夫给儿子朱尼厄斯在哈特福德的豪马瑟织物店买了合伙股份。同一年,朱尼厄斯与波士顿老霍利斯街教堂约翰•皮尔庞特牧师的女儿朱丽叶•皮尔庞特结婚。1837年,他们的儿子约翰•皮尔庞特出世了,摩根和皮尔庞特两家的结合在这个婴儿身上组成了不可思议的基因。

    1847年约瑟夫死时,留下了100多万美元的财产。4年后,朱尼厄斯•摩根把他在豪马瑟的股本约摸兑成60万美元现金,然后搬到波士顿寻求更大的发展。他在重组的毕比-摩根公司当合伙人。这是波士顿最大的商务公司,朱尼厄斯•摩根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业务,从波士顿港用快轮出口棉花和其他货物,以及融通资金。正是在波士顿,年轻的朱尼厄斯•摩根引起了乔治•皮博迪的注意。

    直到1854年,乔治•皮博迪还只是一个百万英镑级别的银行家,在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帮助下,短短的六年之内,他发了一笔近2000万英镑的横财,一举成为美国重量级的银行家。

    乔治•皮博迪决定邀请具有国际视野和眼光,性格坚定、冷静、专制、果敢的朱尼厄斯•摩根(JuniusMorgan)入伙。在乔治•皮博迪退休以后,朱尼厄斯•摩根接掌了全部生意,并将公司改名为朱尼厄斯•摩根公司(JuniusS.MorganandCompany),总部仍然设在伦敦。

    19世纪中期的时候,欧洲的金融皇族,不是摩根,那时候的皇族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巴林家族。朱尼厄斯•摩根能够从中等角色混成大腕,有一个大赌局不得不说——这次大赌局就是的1870年的普法战争。

    这场战争的起因是普鲁士想统一德国,而法国又想阻止本国旁边有一个强大的、统一的德国出现。两国关系的紧张引发了1870年7月9日法国对普鲁士宣战。

    法国在战争开始之前,自称是世界第一陆军强国。实际上这个时候法国的军事体制已经腐朽,官兵的战斗意志低落,国家动员机制也很落后。而这时的普鲁士却建立了世界上最强的军事动员体制,并焕发了德意志民族的狂热精神,而且平时国家有完善的铁路网,有着参谋本部的指挥体制。

    alt text

    普鲁士军队在色当打败了法国,活捉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兵临巴黎城下。

    一般人谈战争的时候向来只谈谋略、士气、民心,很少谈钱。可是,打仗是要钱的,哪怕打输了求和谈判、割地赔款也得要钱,说得夸张点,打仗就是打钱,谈判也是谈钱。比如清朝的灭亡,有一大半就是被几次巨额赔款给累垮的。

    战争的形势刻不容缓,法国政府被逼急了,到处去借钱,可是处处碰壁,求助无门。普鲁士的俾斯麦放出话来,警告那些银行家,法国很可能到时候赖账不还。当时的几大金融家族里面,巴林家族是普鲁士的幕后财源,当然不可能再借钱给普鲁士的敌人;罗斯柴尔德家族呢,认为法国死定了,不敢借钱;而英国金融圈里的其他大银行家,很多正陷在墨西哥和委内瑞拉的债务拖欠里面,自顾不暇,有心无力。

    这时候,朱尼厄斯•摩根出手了,他决定帮法国融一笔大钱,金额为1000万英镑,相当于5000万美元。这5000万美元,和今天的5000万美元完全不是一个概念,金额大到足以支付一场国际大战。

    朱尼厄斯•摩根牵头,拉上一帮银行家,大家一起出钱来帮法国出售这批债券。这批债券是以15个点的折扣卖的。就是说,面值100元的债券,以85元的价格卖给别人,到期的时候,法国政府还是以100元的价格还钱。这个折扣打得比较狠,法国政府很不满,但是没办法,即使按这个折扣,债券也不太好卖。

    1871年巴黎陷落,很快又发生了巴黎公社起义。这次起义把法国债券的持有者吓坏了,债券的价格从85点,狂跌到55点——而它的票面价值是100点。换句话说,花55块钱买法国的债券,过几年能收回100块,可是很多人仍然不干——从当时的战况来看,很可能这55块钱的本钱都收不回来,血本无归。

    这是一场奠定摩根家族在华尔街王位的赌局。

    朱尼厄斯•摩根一改他平时谨慎的特点,不顾一切地、疯狂地买入债券,把自己的全副身家,和摩根家族在金融圈里的一切名誉、希望,全都押上了。一定要注意这个事实:摩根家族当时已经是有头有脸的贵族了,即使不冒这个险,日子也能够过也过得十分滋润,并非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朱尼厄斯•摩根不是神仙,他无法100%地预测未来,而事实上,未来无法预测,因为预测者们自己——朱尼厄斯•摩根、俾斯麦、罗斯柴尔德家族,也是赌局中的棋手。

    最后朱尼厄斯•摩根赌赢了,赢得一塌糊涂。巴黎公社起义不幸地被迅速镇压,而仅仅过了两年的时间,法国政府在1873年,就提前按照债券的面值——100,把债券的钱还上了。朱尼厄斯获得了150万英镑的利润,相当于750万美元。

    如果按照一般的投资理论,朱尼厄斯•摩根一定不会作出这近乎疯狂的举动。那一刻,朱尼厄斯•摩根在炮火连天、尸横遍野之中,把自己家族的全副身家,押上一个可能一夜间灰飞烟灭的赌局(有点象周公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冷静和微笑着说:“我赌命。”扪心自问一下,如果当年的赌局重现,你我有没有这样的胆子?不要这么急着说“我有”,一两百年才出一个摩根!


登录后回复
 

与 远景空间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