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望天 | 俄罗斯的南下(三)】



  • (本文井底望天著于2012-11-13 05:52:27)

    在继续谈论俄罗斯的南下之前,先将上文的一个小错误更正一下。

    多谢虾饺同学的提醒,前面随便提到的香港和香山的香料,其实和东南亚的香料不同。珠江三角洲的香料,主要是用来制造烧香啊这样的嗅觉的感受。而东南亚的香料,是用作食物的,是当时的欧洲半开化的日尔曼蛮族,必须依赖的生活资料。其实香料对蛮子们的作用,相当于云南的普洱茶叶,对青海和西藏的藏族,以及内蒙、外蒙和北疆的蒙族,是生活中一刻都少不了。没得吃,会死人的那种。因此虾饺同学,就专门写了一篇香料的文章,和大家共赏。

    我在这个系列里,谈论的俄罗斯的大游戏,主要素材是来自于霍普科克同学的《大游戏:帝国在中亚的争斗》。

    alt text

    当然参考他的资料,并不等于接受他的(英国)偏见,或者完全赞同他的解读。

    另外一个说明的是,俄罗斯人最后疆土的扩张,并非是一时的侥幸。而是很多代沙皇同学,和很多不怕死的哥萨克同学们,花了超过百年的时间慢慢啃下来的。当然,你可以说,通过戈尔巴乔夫同学的小小折腾,几百年先辈的血泪换来的基业,就白白葬送了。当年的中亚现在已经不再作为俄罗斯的一部分。就算是当年在外敌入侵的时候,领导俄罗斯人民战斗的强人斯大林同学,他的老家也成了外国,甚至和俄罗斯开战的国家。这个对我们中国人来讲,是有点匪夷所思的。

    当然如果看我们自己,也不是没有不需要检讨的。汉武帝时代,桑弘羊同学就提议开发轮台,而只是过了2千年的今天,这里才开发得有摸有样。

    前面说到彼得大帝心里惦记着印度,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建立一个中转站。在他的努力扩张下,当时的俄罗斯的势力已经占据了外高加索,算是拥有了里海的北岸和部分的西岸。那么从这里,如果向东、向南,第一个战略要地,就是希瓦(Khiva)。然后占据了这里,就可以拿下布哈拉和撒马尔罕。如果这里建立了根据地,那么向东去塔什干,然后到喀什和叶尔羌。向南去喀布尔,然后就可以过印度河了。

    彼得大帝想起,前几年希瓦汗国的可汗因为手下的部落反叛,他维稳有点维不稳,就想从俄罗斯借兵。当然条件就是向俄罗斯称臣进贡。不过当时彼得同学,手上又是国内,又是欧洲,忙得不亦乐乎,就顾不上来,差不多都忘记了。现在听到金矿,就把这茬事情给想起来了。于是他决定在这个位于俄罗斯边界到印度边界的中间点希瓦国,干点事情。

    彼得同学的小算盘是,如果可以把这里控制了,那么他的地质学家们可以顺着阿姆河岸淘金,而俄罗斯的贸易车队,就可以来往印度,从而打垮英国需要1年才可以走完单程的海上贸易(那时没有苏伊士运河,所有海上贸易要绕过非洲南部的好望角)。

    而且如果希瓦的可汗成了自己的哥们,那么还可以提供保镖队伍,来防止各类突厥部落(现在翻译成土库曼部落了)的打劫。那么俄罗斯的军队,就可以用来对付其他方向了。所以彼得同学派了一支武装精良的队伍,准备履行希瓦可汗的几年前的请求。作为回报,可汗将为俄罗斯军队提供永久的军事基地,将保卫可汗,以至于他的家庭将永远在希瓦为王。

    当然如果可汗改变了主意,或者太没眼光,准备抵挡王师的话,那么随同的大俄炮队,就会将希瓦国的中世纪土城轰个稀巴烂,让可汗同学清醒清醒头脑。那么如果把希瓦控制住了,那么淘金啊,贸易车队啊,就可以开始了。计划挺不错的。而且队伍的带头大哥,叫做贝科维奇,是高加索地区的一个穆斯林王子,后来皈依了东正教,成为了沙皇近卫军的军官。于是这只4千人的远征军,带着步兵、骑兵、炮兵,以及一些俄罗斯商人,和500匹马和骆驼,就开始了他们的死亡之旅。

    本来从里海到希瓦,中间是500英里的沙漠,就算是你军队千辛万苦,可以过去,将来的商旅队伍,不一定行。但是彼得同学听到一个土库曼部落的酋长介绍,本来阿姆河不是现在这样流到死海,而是流入里海。可是后来被当地的部落,建了水坝,就把水引走了。如果彼得同学,可以找到这些水坝,让俄罗斯工程师给炸掉,那么旧河就可以恢复了。要是恢复了旧河,那么俄罗斯到印度的往返路程,就可以走水路而不用走沙漠。而且俄罗斯的侦查队,确实发现了离里海岸边不远的旧河道。

    在1717年4月,俄罗斯远征军从里海北部的阿斯特拉汗出发,乘船过里海,然后穿过茫茫沙漠,在热病和干渴之中穿越,不断地同侵掠的土库曼部落战斗,到了4个月后的8月中旬,才艰苦的到达了希瓦。可是等待着他们的是阴谋和死亡。

    希瓦可汗带着大队人马出来热烈欢迎王师,然后提议说,因为希瓦是一个小地方,就算是损兵折将的俄罗斯军队,也无法提供足够的食物和住宿。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俄罗斯军队分成几支,分别住在城外不同的村庄里。这样的话,就可以提供合适的招待和娱乐了。

    为了怕引发主人的不悦,在手下军官的反对之下,贝科维奇同学按照主人的安排,把军队分散了。然后发现递过来的不是马酒,而是锋利的尖刀。整个屠杀之后,只有40多个俄罗斯人逃脱一死。本来可汗的计划,是在城市的广场上面,把他们当众处决,但是一个宗教领袖站出来,指责可汗说,你本来就靠阴谋得逞,已经胜之不武,如果这样杀战俘的话,上帝会报应你的。因此这些俄罗斯人得以活命。他们中的一些人被卖做了奴隶,另一些人被允许重新穿过死亡沙漠,回俄罗斯。

    可以说希瓦可汗,并不知道他捅的篓子有多大。因为他对北方邻居的军力和规模没有啥概念,而且还将贝科维奇的头,送到邻居布哈拉可汗那里显摆。没有那么闭塞的布哈拉可汗同学,赶紧把战利品送回来,严重声明,俺和你没有啥干系。但是幸运的是,彼得同学忙于在其他地方扩张,没有精力报仇。

    这个要到了156年之后的1873年,俄罗斯终于把希瓦给打了下来。然后再过了另一个106年的1979年,俄罗斯还在阿富汗继续打仗呢。所以说,俄罗斯的扩张,可不是侥幸啥的,而是一代一代人,用血泪杀出来的。

    俄罗斯当年的横跨西伯利亚,和在中东沙漠的用兵,都是在及其险恶的环境下实现战略目标的。其实相比之下,解放军18军进军西藏,也是同样的可歌可泣。记得我在小时候,那时候流行的一个俄罗斯电影,叫做《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其实世界上各地有点出息的民族,有哪一个是相信眼泪的?

    今天也许你奇怪,为啥我会花这么多功夫谈论中亚的事情,可能过个5-10年,这里提到的很多地名,就会变成大家耳熟能详的东西了。

    说真的,在2010年之前,多少中国人听说过亚丁湾?


登录后回复
 

与 远景空间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