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第16期(4月21日)】南非的矿业谁的卧榻?



  • 矿业在南非经济中的地位非常重要。南非的矿业历史从 1860 年代金伯利钻石开采,1880 年代约翰内斯堡黄金开采开始,黄金和钻石的开采量连续数十年位居世界第一位。不过现 在南非的矿业结构与一百年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南非现在已经不再是世界黄金最大的 生产国,钻石产量更早就排不进世界前五名,但是南非在 2008 年仍然出产世界产量 77% 的铂金,45%的铬,39%的钯,38%的钒,30%的锆,21%的锰,20%的氧化钛,11%的 黄金。除此之外,南非还是世界第三大煤炭出口国。虽然目前南非矿业直接创造的生产总 值仅占到南非国民生产总值的 6%,但是围绕矿业的各种服务业、制造业仍然占南非经济的 不小比例,同时解决大量人口就业,矿产品出口更占到南非出口价值的六成,是南非最重 要的外汇来源。

    不过由于历史原因,南非的矿业大部分都由大财团所控制,很多已经演变成为跨国的矿业 集团。南非政府为了刺激矿业发展,对矿业也一直有各种倾斜政策,从非常低廉的电价到 几乎不存在的矿产资源税等等,可以说南非政府直接从矿业得到的财富并不多。所以,在 很多人看来,南非的矿业就成了少数人掠夺财富的途径,与广大民众无关,矿业大亨们的 奢侈生活更与南非占人口大多数的贫民的生活形成鲜明对比。同时在南非的种族隔离的历 史中,白人矿产主一直是种族隔离政策的受益者甚至是种族隔离政策的推动者,本身就是 南非反种族隔离斗争的对象。这就更使得很多黑人希望能够分享这些白人的财富。这个观 点,在南非高失业率、普遍低工资的背景下非常有市场,与此呼应的,就是南非的矿业国 有化的呼声。

    南非矿业国有化的说法并不是新鲜事。目前南非执政的是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南 非共产党与总工会组成的三党政治联盟,以非国大为核心。1955 年非国大发布的自由宪章 明确说明,土地下的矿产资源、银行、垄断工业都应该归人民所有。这个自由宪章到现在 仍然是非国大的施政思想依据,所以在非国大 1994 年掌权之后,南非工业界对矿山国有化 的担心就一直存在。

    不过南非非国大上台之后,采取的是基于自由市场的经济政策,不仅没有对什么产业进行国有化,还在一些产业推动私有化进程,与其自由宪章中的明显左派经济立场相悖,所以 矿产国有化并没有提到日程上来,甚至在很长的时间里面,从来没有被提到过。但是矿产 国有化的声音,最近两年忽然成了南非的热门话题。

    话题是从非国大青联提出来的。非国大青联是非国大的青年组织,类似国内的共青团,是 非国大吸引年轻人,为自己培养后备力量的组织。2008 年底,非国大青联主席马拉马就开 始在公开场合发表矿业国有化的言论,不过这个言论多次遭到包括现南非总统、非国大总 裁祖马在内的非国大高层的澄清,说矿业国有化并不是非国大的政策。但是马拉马的声音 越来越大。2010 年初,马拉马在庆祝曼德拉获释 20 周年的讲话中,直接声称即使祖马不 同意,青联也要代表群众的声音,把国有化进行到底,从祖马的铁杆支持者变成了其政策的批评者。

    应该说马拉马的声音代表了南非底层人口对现政府的失望,希望尽快从南非的财富中分一 杯羹的心理。南非不分种族政府执政之后,结束了南非与国际经济隔绝的历史,经济发展 势头不错,迅速形成了人口达到数百万的黑人中产阶层,成为社会稳定的中坚,受益者不 少。但是南非的人口结构非常年轻,20 岁以下人口占到了总人口的一半,每年有大量人口 进入就业市场,南非的经济发展速度无法提供如此多的就业岗位。与此同时,南非的劳工 法律比较完善,导致合法雇佣劳动力的成本很高,很多中小公司为了降低成本只得去非法 雇用外来移民。来自津巴布韦等周边国家的数百万非法移民也夺走了大量南非的工作机会。 严格的劳动法律也使得南非的企业尽可能去提高自动化水平,导致一些新兴产业创造的只 是高技术含量的工作岗位。而南非并不成功的高等教育体制也培养不出足够数量的高等技 术管理人才,很大程度上依赖外来的技术移民,对于解决南非的就业问题帮助很小。这些 情况综合下来,就是有为数不低的人口根本享受不到南非经济发展的好处,对南非现政府 怨言颇多。而矿业国有化被一些人诠释为是普通人分享国家财富的机会之后,在底层支持 者甚众。

    矿业国有化的声音一出现立刻引起了广泛关注。南非矿业协会直接表示反对,还专门组织 研究比较国有化政策的优劣,认为国有化对解决就业问题、经济问题都没有任何帮助,底层人口依然不会享受到矿业的好处。南非在白人统治时期就有很多国有企业,黑人接手后, 很多都变成了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的庞然大物,矿业国有化之后很难会比目前 的私有化具有更高的效率,更有可能丧失国际竞争力,还会培养一批新的蛀虫,代价却是 国际资本撤离,对南非经济没有任何好处。不过一些矿业协会的成员也意识到矿业国有化 问题提出的背景,甚至主动建议设置暴利税、矿产税等项目,将更多的利润留给政府。这 个立场得到了南非矿业工会的支持,也得到了非国大的支持,矿业国有化依旧没有提上正 式的议事日程。

    矿业国有化只是马拉马抨击现政府政策的一个方面,在土地改革、南非对周边国家的外交 政策等方面,马拉马多次作出了与非国大既定政策完全相反的言论,经常把并不被市场提 起的种族矛盾话题拿出来吸引群众。很难想象还是八零后的马拉马在没有非国大高层的支 持下就会直接发表这么激进的言论,直接对非国大的既定政策进行抨击,矛头直接指向现 总统祖马。虽然马拉马的后台究竟是谁仍然是个谜,但是马拉马的言论很显然说明在非国 大高层,在矿业国有化等问题上并没有统一认识。这个分歧的存在,依然令投资者感到担 心。

    马拉马的命运很显然也与非国大高层之间的斗争交织在一起。2010 年上半年,马拉马就因 为其抨击非国大和政府的外交政策遭到非国大的纪律处理,2012 年,马拉马被非国大显示 停止了其青联主席的职位,然后被开除,虽然相关程序还在进行中,但是马拉马要在短期 内翻身已经是很难的事情。为了表示非国大高层在相关问题上认识是一致的,2012 年 4 月 初,非国大最重要的六位领袖集体出席例行的媒体见面会,表示团结。但是这次突如其来 的高等级媒体见面会只得媒体更加担心非国大是在急于表现团结来掩饰高层的分歧。

    2012 年是非国大竞选总裁的年份。五年前的 2007 年,祖马在党内竞选中击败了前总统姆 贝基取得了非国大总裁的位置,在 2008 年姆贝基任期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把姆贝基提前召 回,并在 2009 年当选南非总统。姆贝基下台后,为了反对姆贝基尔团结在祖马周围的政治 势力很显然进行了重新的斗争,反对祖马的声音一直不断。马拉马索性直接提出了新的非 国大高层的名单,力推姆贝基卸任后的南非代总统,现任副总统,非国大的副总裁莫特兰 特来代替祖马的位置。莫特兰特对此不置可否,但是也没有明确说明自己不会参加年底的党总裁选举。莫特兰特的立场与马拉马呼吁的激进的政策向左,不大可能是马拉马的直接 后台,这个复杂的局面显示非国大的高层斗争非常复杂。

    不过另一方面,出身穷苦单亲家庭的马拉马现在拥有资金来源不明的基金,拥有豪宅,豪 华农场,涉及多项经济丑闻,不大可能真的是为底层利益而奋斗的无产者,其所宣传的激 进的做法很可能只是寻求没有能力判断是非的底层民众的口号,是反对祖马的借口。考虑 到这个因素,其矿业国有化立场很可能只是一个政治噱头。

    4 月 10 日,南非纪念前南非共产党总书记克里斯哈尼遇刺十九周年。纪念大会上,南非共 产党发言人指出,真正的革命者不是为了上头版头条,而是要维护革命队伍的团结;正确 的革命道路不是立场最激进声音最大的,而应该是根据实际情况作出的最有利的选择。这 就直接给出了南非共产党对马拉马的立场:拒绝激进口号,维护党内团结。南非共产党是 南非三党执政联盟的成员,基本立场与非国大立场一致,这个表态,算是直接否定了其对 马拉马激进路线的支持,年底的党内竞选中,很可能会继续站在祖马一边。这对于南非的 投资者来讲,是个正面的消息。


登录后回复
 

与 远景空间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